印度受困記 南亞觀察
印度受困記 南亞觀察

类别:新浪新闻    发布时间:2020-06-20 12:28    浏览:

圖、文∣游淳丞

  編按:印度自3月22日全民宵禁後,接連進行4階段的全國封城至五月底。本文為作者因工作需要,前往疫情最嚴重的馬哈拉施特拉邦,一路從未封到全面封城的記實。

3月5日 經歷10小時的飛行,終於抵達印度德里機場。相較世界疫情混亂,印度人民表現得老神在在,多數人並未使用防護措施。看到東亞面孔及戴著口罩的我們,印度人都顯露恐懼的神情遠遠地行注目禮。

最後一刻,我們搭上前往馬哈拉施特拉邦的浦那(Pune)國內線班機。走出機場,時間來到晚上8點。我們向郊區的私人醫院出發。一路上沒太多紅綠燈,靠的是顛簸的路面使行車速度放慢。約莫1.5小時車程,車外的風景逐漸從五光十色轉變成只剩車輛遠光燈的一片黑暗,最後停靠在佇立於某條街上的新穎建築,這就是即將對我們進行體檢的私人醫院。

經過抽血、量血壓,以及簡單的問診,最後拍了張肺部X光片,初步採檢就完成了。離開醫院,來到住宿的飯店,終於在將近午夜時分迎來印度第一天的晚餐。整天的奔波,眾人皆已疲累不堪。

【封城前奏曲】

3月6日 印度第一天早晨是微涼且乾燥,十分舒服。吃早餐前,我們像訓練有素的士兵,戴著口罩(防毒面罩)並使用酒精(散彈槍)消毒眼前的一切,連餐具都不斷地擦拭。此舉引起當地人的疑惑,直到服務生換走餐桌上的餐具才意識到這很失禮。

印度式早餐&晚餐

飽餐之後,我們到附近散步,看看這個城鎮的面貌,順便幫助消化。街邊的小吃、上課的學童、自由的牲畜、忙碌的人民,展現出印度文化迷人的一面。只是飛揚的塵土與令人窒息的口罩,加上路人的目光,不到一會兒就汗流浹背。公司來電通知必須回醫院複檢昨晚的X光。

學校&早餐餐車

到達醫院那一刻,全民注目禮再次席捲而來。人們原本僅用頭巾遮住口鼻,咳嗽及不舒服的悶哼環繞著。我們的出現瞬間讓醫院中的不安達到高峰。醫院裡滿滿的人潮,個個眼中充滿著不安,瞥見時我們則多幾分惶恐。一陣混亂中,在公司協調下,我們依指示填寫基本資料及健康聲明,取得優先看診的待遇。進入小房間後,醫生詢問自身體感問題,便結束這次看診。走出診間,環顧四週,人潮退去了,群聚感染的風險也就不再讓我忐忑不安。跟我聽說的不一樣,印度人還是很有防疫觀念,不是靠薑黃解決一切。

3月7日 一早醒來又被通知要去醫院,這次要去公立醫院。歷經2.5小時,一座充滿風霜的醫院出現在眼前,開始無盡的等待。輪到我們看診時,來到一座十分老舊的建築,上方刻著1940,分不出是醫院的建立年份,或是編號。我覺得是前者,因為這棟建築破舊到就算廢棄也毫不奇怪。

一樣是健康申報,一樣的體感問題,不一樣的是這次只花10分鐘就結束。無盡的等待,肚子提醒我現在是下午兩點。

大家希望嘗試當地速食餐。胡亂點了他們主打的雞肉套餐,味道很棒,印度香料提升整體的滋味。離開前,大家把能點的餐點都叫一輪,因為這裡光車程就要2個小時,這次不買可能就買不到了。速食到哪個國家都大同小異,對於到這裡才2天的我們來說,這種陌生的熟悉感充滿殺傷力,原來這就是鄉愁。

3月8日 衛生局的人來到飯店,此時才明白昨天在醫院簽下的是自主隔離表。官員們戴著口罩,戒慎恐懼地說明隔離標準,要求活動範圍只有飯店。當下,我們並不知道這次的隔離通知是一切的開端。

3月10日 一如往常戴著口罩下樓用餐,但空氣中瀰漫著不尋常。直到用完餐,酒店經理來問:你們生病嗎?為什麼戴著口罩?我心想:外國標準思考。我們說口罩是預防和保護所有人,但經理對於我們的答案並不滿意,表示我們會造成其他旅客的恐慌,引爆退房潮。我們只能給予尊重,卸下仰賴的裝備。

3月15日 中午要進餐廳時被攔下來,服務員要我們改到會議間用餐。難過之餘安慰自己,至少不必接觸從外地來的旅客,降低感染風險。就這樣,我們一群人開始在會議間敲碗,由服務生送餐進來,大開長桌會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