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剧场黄梅戏《香如故》杭州试演
原创小剧场黄梅戏《香如故》杭州试演

类别:凤凰资讯    发布时间:2020-10-09 19:54    浏览:

人性的本质是熠熠生辉的,每个人既能照亮自己,也能照亮别人。9月26日,原创小剧场黄梅戏《香如故》,在西溪天堂艺术中心举行了试演。现场还请来了杭州援鄂医疗队的成员,他们身上所代表的向善向美的精神,也跟女主角全剧都在追寻的“干净的幸福”完美印合。
 
《香如故》,光看名字像传统戏剧,但它的故事却完全发生在我们身边——

女出租车司机常小凡出于同情,经常义务接送一名家境贫寒的卖花小姑娘。一天,她送小姑娘回家时,不小心倒车将其撞倒,小姑娘起来说没事儿,就蹦蹦跳跳回家了。几天后,小姑娘却因脾脏破裂不幸离世。常小凡怀疑是自己倒车所致,经过一系列查找证据、寻找目击证人,最终自己将自己告上法庭,无情地“解剖了自己”。
 
故事很简单,却足够令人震撼,用明快质朴的黄梅戏演绎出来,小小的剧场内,共鸣感更是四两拨千斤,在每个人心室的正后方嗡嗡作响。
 
这部作品,依旧出自戏剧界的“白金CP”——余青峰和屈曌洁之手。此次,三度曹禺剧本奖获得者、两度中国戏剧文学奖金奖得主余青峰担任出品人和总策划,编剧则是屈曌洁。
 
整个本子的灵感,源自屈曌洁当时偶然在网上看到的一篇新闻,名为《傻姑娘把自己告上法庭》。看完最后一个字,屈曌洁发现,自己的眼泪已经淌了下来。
 
从那天起,女出租车司机便在屈曌洁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有意无意间,我都会想起她。”特别是每天出门看到街道上各种汽车变道插队、刮擦追尾、互不相让、你争我赶的情景,更是会想起她。
 
“我不但敬佩女司机的一颗爱心,更加敬佩她出事后用高尚的良知和坦诚的心灵来面对自己所做的一切。”屈曌洁说,这正应验了鲁迅先生那句话:“我的确时时解剖别人,然而更多的是更无情地解剖自己。”

创作之初,很难。女主角要自证有罪,本来就缺少矛盾对立面,又不能落入俗套把她写成一个纯粹的老好人,这对编剧来说绝对是个挑战。
 
经过反复推敲,屈曌洁觉得这个戏应该有自己的独特气场与语境,它不应该是一个情节戏,而应是一个心理戏,剥丝抽茧,层层推进。是一个反映主人公常小凡内心深处矛盾冲突、良心拷问与人性自我救赎的心理戏。

在剧本中,屈曌洁虚构了一个马上要结婚的律师未婚夫和一个交通台的记者。从得知小女孩蕾蕾去世到婚礼之日,仅仅五天时间,而所有的这一切,都发生在这五天之内。
 
现场演出时,这五天的“倒计时”,也成了情节最紧凑、能量密度最大的桥段。双线并行,让观众跟着常小凡既憧憬未来的幸福生活,又时不时饱受着良心的拷问。有观众在散场后感慨:“看那几场戏的时候,我都纠结死了!”
 
正如余青峰所说,常小凡就是一个小人物,而她所有的良心拷问和人性救赎,都是为了追寻一种“干净的幸福”。只是这种干净的幸福,与当今社会、芸芸众生的自私、麻木与冷漠,多少显得有些不合群。
 
舞台上还有一群符号化的“舞者”,在不同地点、不同场合,他们扮演着不同角色:时而是行人,时而是司机,时而是同事,时而是看客。
 
十字路口,老人摔倒,他们集体围观,无一伸手;中心广场,小凡散发寻人启事,寻找目击证人,他们觉得精神有病,非疯即狂。这种冷漠麻木的群像,正与女主角的自省与善良形成了鲜明对比。

除了余青峰和屈曌洁,《香如故》的主创团队,同样是实力拉满。
 
艺术总监是黄梅戏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黄新德。作为黄梅戏第二代演员代表人物,黄新德塑造了一百多位栩栩如生的舞台形象,表演风格多样化,唱腔韵味浓厚,刻画人物入木三分,是当之无愧的黄梅戏舞台的常青树。
 
导演是中国国家话剧院一级演员侯岩松,很多人在《大明风华》《天盛长歌》《我的前半生》等热播剧中认识了这张脸,却不知侯岩松还曾获得过包括梅花奖在内的多项戏剧类大奖,是个不折不扣的才子。
 
主演王琴,是著名黄梅戏表演艺术家黄新德大弟子,安庆市黄梅戏艺术剧院副院长。同时也是第二十六届戏剧“梅花奖”获得者,安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黄梅戏传承人。
     
音乐总监及作曲陈华庆,是著名黄梅戏作曲家、安徽省音乐家协会、作曲家协会会员。陈华庆从事黄梅戏音乐创作四十余年,也曾是黄梅戏百段唱腔“寻找湮逝的黄梅”的音乐总监。
 
此外,像舞美设计倪放、灯光设计陈晓东、造型(面具)设计申淼、主演虞文兵、夏圆圆等,也都是戏剧舞台领域的青年骨干。